新闻和交流

以色列交流感想 | 娄晶

时间:2017-12-26 10:00浏览:920

以色列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这里有着和中国完全不同的文化,充满矛盾冲突但同时生活又很平静。这里有着世界上最特殊的历史变迁,这也酝酿出世界上最特殊的民族。

对于这次以色列之行,我从开始就一直怀揣着一个好奇,为什么犹太民族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这个民族有什么特殊的智慧。在这趟旅途中,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虽然在这短短的两周还没能找到答案,但是却在很多地方确实看到了他的特殊之处,受到很多启发。下面主要从科研、生活、民族几个方面谈一谈感受和启发。

关于科研

我的交流是在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化学系的Jacob Klein教授课题组,他们目前课题组的研究工作主要是基于表面力平衡仪(surface force balance,SFB),一项用于研究表面之间相互作用力的精密仪器。我在这里参与了他们从样品制备、样品表征、准备仪器、校准仪器、标定实验到实验测量的过程。上了两节softer matter physics的课程,与他们组内学生都进行了一次关于他们课题深入的讨论,同时我也在他们组会上做了两次报告,分别关于我组工作和我的工作。这些交流之后,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他们做科研的时候内心很平和、很安宁,不急不躁,可以深入进去钻研,而不是总会在每一步思考是不是还有意义走下去,他们走下去的动力往往驱使于好奇心和有趣,我想知道会怎样所以就去做了,而不是一定要从一开始就问这个有没有意义,有没有价值,价值大不大。所以抱着这颗好奇与兴趣,才可以很有耐心的钻研深入。这是一个可以安心做科研的地方,一个非常学术的地方。

 微信图片_201803261650013.jpg

另一点让我感受到他们平静的是他们对问题的看法,当遇到问题的时候,能够平等的去看待这些问题,不会放弃对每一个小问题的疑惑和怀疑,他们不是首先去思考这个问题有没有价值、重不重要或者困不困难,而是思考尝试用怎么的方法可以解决和解释这个问题,不带着任何功利心的去思考解决方案。即使是实验中的一个小问题和小细节,也会严谨的去解释去克服,这样得到的结果才能做到是可信的。不会因为问题小而忽略它,也不会因为它不重要而不管它,在这里我感受到知识的平等。这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对知识的阶级定位也是一种思路的枷锁,让我们的思想不够自由。这也让我更加深入的对提出问题的重要性有了更生动的认知,因为在一个工作中,总会存在一些没有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提出,也正是下一步工作的指引,提出问题之后就要思考怎样解决它,有些问题可能会有一些麻烦并且成功率低的解决方法,但不要因此就不去尝试,尝试中总会面临失败,但是即使失败了也不要急躁,还可以再想其他的方法;而另一些问题,可能是一个新的方向的启发。对于这些问题,都需要平等的去看待它们,没有哪个更重要哪个值得做,只有做与不做。明白和了解自己工作中的问题,才是严谨的科学态度。我想,这就是指出问题的意义,提出问题,也许指的就是搞清楚哪些是问题,哪些是可以确定的。

当然,也有很多问题确实是需要避免的,比如实验中的漏洞、实验设计的不严谨等造成的问题,而在他们的实验过程中,我也学到了很多关于实验操作的严谨规范。实验的每一步都蕴含着逻辑思考,确保最大程度的降低外界因素影响,实验过程是个细心的过程,更加急躁不得。这也让我意识到,实验的效果,其实更加需要的是更多严谨的思考,这在以前总是被忽略掉,所以,做实验需要静下心来思考设计,对自己做的东西要严谨负责。这才是科学的态度,却往往会容易在急躁中忽略。

关于实验室另一个非常值得学习的机制是,他们每个实验室都会有一名实验员,不管是经验还是仪器熟练度都很专业,所以当有需求做一些新的实验尝试时,往往他可以给出很大的建议和帮助,这从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科研效率,如果我们也可以有这种人员设置,我相信会对我们的科研工作非常有帮助。

关于他们工作研究的深入和彻底,也是让我感觉非常兴奋的点。我们知道,一切科学问题其实深入到最本质都是一些物理、化学等的基础理论支撑,而这里研究表面之间的相互作用,从宏观的实验,到分子级别的理论分析,这一系统的研究非常漂亮,当你对自己做的问题可以达到分子级的理解和测试,我想这种感觉一定很神奇。我想这种深入的程度,才会让我们感觉到,这个工作确确实实是我的工作,我对我的工作非常了解。这种研究的深度,也是需要静下心来慢慢钻研,急不得。

 1522054473328825.jpg

这里的科研细致严谨、不急不躁,是可以钻到很深入的科学研究,这里的整体科研氛围都有种源远流长的平静感,缓慢却深入,平静却本真,平等又充满赤子之心。所以,这里非常适合科研。

如果说犹太人非常聪明我可能没有特别明确的感受,但是犹太人的做事风格却是非常有特色,更像是大智若愚。人们交流和讨论都非常平等,不理解就会表达出来,不懂就会问出来,不会害羞不会敷衍,会特别关心你是不是明白了他们的意思,更多的关注点在讨论的内容上,而不是在人的身上。我想这种平等化的交流,更容易解放思维,让我们心无旁骛的专心思考问题本身。相比较而言,我发现犹太人会更善于去思考事情,也更加习惯对事情进行思考,而不会把关注点过多放在人的身上去考虑我要怎样行为才合适。所以,与其说犹太人聪明,不如说犹太人习惯思考问题,也更容易深入的思考问题。

关于生活

在生活方面,很大的不同是,他们非常重视陪伴家人,每到周末安息日,总会和家人呆在一起,父母也会陪在孩子身边,从事户外活动。 我想正是这种可以经常有家人的陪伴,才会时常在内心感受到爱,人和人之间才更加容易沟通和包容,少很多冷漠和冲突。

关于民族

犹太人的历史非常特殊,几乎一直处于一次又一次被各个民族迫害屠杀的悲剧中,但是又始终坚强的存活了下来,我想,作为一个由于太过聪明而别迫害的名族,他们一定是既骄傲又团结的。很难想象,生活在中国的我们,每天被自己的同胞们一层又一层的包围着,人海茫茫就像没有边际,大家都这么渺小相似,每每关注到的都是自己的民族,完全体会不到可能一不小心就会被灭绝的心情。站在哭墙前面,我想象了很久,都很难让自己真正贴近一个犹太人可能抱有的心情,也许触碰到了一点点,那就是一定要做些什么。人和人之间的平等交流,更多的关注事情本身,更习惯去思考问题本身,面对问题也更坚韧不容易放弃,我想,如果我们也可以学会这些品质,同样可以走的很远。

总之,这趟以色列交流之旅,感触很多,收获也很多,对自己以后的道路,我也有了更多的想法。我也希望可以学到他们的习惯思考,耐心思考,平静思考,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去做有深度的科研。

作者介绍

娄晶:女,籍贯河南,第一届(2009级)钱学森班学生,现为钱学森班首席科学家郑泉水教授的博士生,研究结构超输水,目标实现单级结构的单稳态自回复。她学术之余,热爱体育运动,喜欢跳舞,艺术体操,篮球,在全国赛中都有拿奖,跳伞、赛马也是她喜欢的。喜欢探索钻研问题,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喜欢交流讨论。她受以色列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化学系Jacob Klein 教授邀请,而在12月份前往进行了为期两周的交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