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和交流

赴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研修个人总结---赵甜(力9)

时间:2014-10-18 00:00浏览:1471

  本次我有幸参加了赴悉尼大学研修的新生团,在悉尼大学度过了三周学习生活。现在撰文总结一下本次出访的感想和收获。  

1. 课程中的收获  

课程的设置主要是关于领导力(leadership)和交流沟通(communication),以及跨文化,国际化(cross-cultural, international)等等方面,这部分内容在我校本科生教育中相对而言是一个“空白”区域。据我所知,在本院尚无这方面的训练和课程等内容。这些内容在一个现代学生的个人发展中是非常必要的,尤其是对有志于从政,从商,或技术方面的高级岗位的学生而言。我校——清华大学是中国首屈一指的高校,培养的本科生,研究生等等基本都是在各个领域执牛耳的人物,在此方面不应该有如此大的空白,就我的意见,最好是设法开设这方面的训练或是专题课程,讲座等等,使得绝大多数本科生在毕业时具有部分这方面的能力。  其次,从课程的设置来看,悉尼大学的课程比较偏向于实用性和开放性。我们所上的诸多课程几乎都是与实际密切联系,可以在生活工作学习中自由运用的内容,对比我校的特点,我觉得我校的课程偏于理论化,且部分课程偏难(通过与悉尼大学物理系学生交流,得知我们二年级的课程有一部分是他们三年级或二年级下的课)。如果能够根据各个科系的不同特点给学生设计不同要求的课程,然后放开选修门槛,或许能够获得更好的效果。  

2. 与悉尼大学学生交流中的收获  

悉尼大学是澳大利亚综合排名最高的学校,一般而言澳洲大陆最好的高中生很多会选择就读。而他们的选择的多样性却是我们所不及的。就清华而言,报考理科的学生,和人文社科的学生相对少数,而个别工科院系(例如电子系)却相当庞大,经管学院更是牛人云集。学生的选择相对比较单调。而在悉尼大学的情形则大大不同:各个系所基本不存在“巨大化”的现象,而且某些在中国所谓很“冷门”的系所不会出现没有学生报考的情况。从这可以看到中外学生的“选择价值观”的巨大差异:由于中国的国情所限,最优秀的学生相当多的都报考了所谓“热门”专业,这些专业一般而言都比较容易就业,挣钱也容易,但是独创性,理论性,以及战略意义却稍显不足。就长远而言是不利于国家的发展的,这包括:缺乏基础理论人才;老牌工科专业缺乏后继力量等等。能否设法抑制这种对优秀学生的“富集”情况,关系到将来我国人才组成结构的巨大问题。  其次,由于我是“钱学森力学班”的学生,所学内容较偏向于理科。与对方学校物理系学生交流时,特意关注了他们的课程设置情况。相比我校的物理专业,其课程情况差异是比较大的。集中表现在:现代内容多,经典理论强,实验动手多。表现在:从大一开始就上Quantum Mechanics直到大三,而我校基科班在大二下才开始上,起步就很晚;他们所上的Classical Mechanics,即我们对应的理论力学课,内容颇深,已经接近了一般力学研究生教材的水准。对比我校自编的理论力学教材,我觉得我们所学颇有不及;对方学校的学生从大二开始就进入了实验室进行自主的科研工作(可能只有部分系所),而我校的大二学生一般只接触普通物理实验。虽然有本科生也参与SRT项目,但平均水平终究不及对方的时间投入和努力程度。这使得我们本科生的科研实力相对较差,毕业设计,毕业论文等等都会受到影响,进入研究生阶段也可能会感觉科研基础不扎实。  

3. 个人的一些思考  

在泰晤士报和上海交通大学所作的两个世界大学排名里,悉尼大学的排名相当靠前,算是南半球的一流学府了。我校已经提出了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口号,应该有所借鉴之处。我的一点想法,也算是对学校的建议吧。  1.加强对本科生的科研基础训练。不管学生将来打算从事什么职业,在本科阶段打下一定的科研基础总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对有志于从事专业研究的学生更是一件好事。  2. 淡化GPA,排名的地位。就我所知,清华现在相当多的学生是GPA主义者:一切行动为了刷高GPA。不可否认这是一种上进的表现,但是这样的趋势未免会使得学习变质。这样,那些在本科期间投入了很多精力搞科研的同学往往掌握的东西比死命刷分的同学多,但是就是在出国申请、保研、奖学金方面吃亏,无形中打压了他们的科研热情。可以说GPA到现在已经异化了,在悉尼大学,GPA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一方面是他们的经费很多,对研究生的遴选不如我校严苛;另一方面,他们的学生申请美国等国高校压力也比较小,但是对于GPA的淡化是一个良好的举措。  

我的收获远不止以上所写的,限于笔力,就写这么多吧。这次研修是一次愉快的经历,我将铭记在心。